继鱼粉直降1500元/吨、豆粕猛跌350元/吨后,鱼粉、豆粕价格继续下跌。截止5月11日,超级鱼粉报价12000-12200元/吨,比4月底降400元/吨,同比3月最高时直降1800元/吨;豆粕最新报价3000-3120元/吨,相比4月底继续降100元/吨,相比4月初最高时猛跌450元/吨。

随着原料价格逐渐回落,近日海大、通威、双胞胎、漓源等一大批企业下调了猪料价格。而在5月12日晚间,多家饲料企业也纷纷宣布了鱼料调价的消息:浮水料普遍下调3元/包,沉水料普遍下调4元/包。

由于中美贸易战趋于缓和,原料价格稳定下行,为了及时返利广大用户,经公司研究决定对鱼料价格进行调整,具体调整如下。

事实上,按照如今的原料价格,依然处于高位,尤其与去年同期相比,超级鱼粉价格10800-11000元/吨,如今涨幅1000-1200元/吨;去年同期豆粕2700-2800元/吨,如今豆粕涨幅300吨/吨左右,因此去年4月份普通淡水鱼料出现价格下调120元/吨左右。之后饲料原料价格一直走低,鱼粉跌至10300-10500元/吨,豆粕跌至2640-2760元/吨最低点,畜禽饲料价格纷纷出现调整,而水产饲料一直没有动静。

在鱼粉、豆粕等原料跌至低谷后,去年10月份原料价格开始反转,鱼粉价格两个月直线元/吨,自此全国饲料价格开始连锁反应,全线上涨,虾蟹料、海水鱼料、企业下调鱼料价格普降3-4元包淡水鱼料、高档鱼料、甲鱼料等大幅上调。

当时广东、福建地区率先领涨,而华中、华东地区由于处于冬季,直至今年2-3月份才开始大范围上涨,因此也发生业界罕见的持续一场4-5个月的饲料涨价期间,实际上是全国各个市场差异化的结果,导致饲料价格上调时间和幅度并不一致;因此,在2017年11月-2018年3月份,全国水产市场实际上仅有一次饲料价格上涨。

之后,在原料价格持续高企的背景下,中美贸易战开始了,豆粕价格开始一走高,鱼粉停留在最高点横盘丝毫没有下降的信号。尤其在4月初国务院宣布拟对美国大豆加征25%关税后,豆粕价格等植物蛋白原料开始全部停报,豆粕最高涨至3560元/吨,行业甚至出现豆粕涨破4000元/吨的声音,全国饲料价格,无论是畜禽还是水产料涨声一片。

也就是今年3月中下旬开始,中美贸易战的阴影下,饲料降价潮来了通威海大等多家饲料界开始酝酿第二轮涨价,最先开始是猪料领域,之后广东茂名地区(今年3月中旬),珠三角地区(4月11-13日)普通淡水鱼料开始第二轮上调。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豆粕价格快速上涨后突然开始反转,快速下跌回到年初的3000-3100元/吨,尤其随着中美贸易战缓和,原料价格可能还会继续走低。因此,猪料价格应声下跌。

可以说,最近的饲料原料市场变化可谓峰回转。据饲料行业信息网分析,即将进入5月中旬,但整体来看,水产启动情况依旧不太乐观。近期我国南方部分地区受到暴雨天气影响,使得这部分区域养殖户积极出虾止损,总体成虾数量有限,继而影响港口鱼粉出货。与此同时,鱼粉库存继续缓慢增加,鱼粉报价整体继续弱势整理。目前港口库存升至12.84万吨,且高品质鱼粉货源偏紧,目前秘鲁超级鱼粉现货12000-12300元/吨,普通鱼粉10600-11200元/吨。

而豆粕方面,因美国农业部预计2018/19年度美国大豆结转库存为4.15亿蒲式耳、全球结转库存预估为8670万吨,均低于行业预期,刺激美豆期价收涨,但鉴于中美贸易摩擦仍在继续,担忧中国进口需求,美豆期价上涨有限。今日,国内连盘、电子盘期价开盘下跌,豆粕现货行情再度延续走弱,北方九三报价下调20元,沿海或跟随大趋势小幅下调。期待已久的美国农业部供需报告看来没有给市场带来明显的利多,国内豆粕现货仍在进一步回落,不过,由于行情连续下跌之久,加之后期进口豆成本提升,豆粕行情续跌空间已经相对有限,底部震荡几率逐步增加。继续关注下周中美第二轮贸易磋商情况对市场的影响。

在之前饲料原料疯狂上涨的背景下,全国饲料价格此涨彼伏,如今原料价格快速回落,又将如何影响饲料价格?尤其在很多饲料企业涨价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由于竞争和具体市场操作等种种特殊原因,实际在很多市场还没真正开始执行完上一轮的涨价,甚至第一轮涨价的都还没真正开始落实,很多企业甚至是表面涨价,实际上涨价后一吨送几包返还来变相不涨价,以应对市场的竞争,甚至局部市场出现明升暗降的情况,令诸多企业措手不及。

如今,随着饲料原料快速回落,众多中小企业更是坐立不安,上轮饲料价格还没涨上去,这次就要跌下来了?尤其是国际局势形势不明朗,原料价格走势更加扑朔迷离,紧跟原料波动的饲料价格也更加难以猜测。

饲料价格随着原料价格波动而波动,这是市场规律,尤其是畜禽市场,几乎严格遵循这一变化规律,除非发生特殊市场竞争。而水产饲料比较复杂,由于养殖品种、养殖模式、养殖、赊销、预付款、市场特殊情况、养殖周期等等不同,相对畜禽市场,水产饲料价格是不大遵循原料价格变动的。

与几年前饲料频繁降价相比,过去一、两年几乎都是饲料涨价的消息,当然主要是过去一年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加之这几年水产饲料持续低迷,造成不少饲料企业的销量和利润大幅下滑。然而,这几年水产饲料竞争呈现不同的态势,导致各个品种饲料利润差异不平衡,特别是普通淡水鱼料超过特种鱼料的利润几乎是行业公开的秘密,这对于赊销额度大、价格高的特种鱼料市场来说是不太合理的表现,普通淡水鱼料的高利润是市场格局竞争发展到特殊阶段表现出特殊的企业竞争策略。

从不同品种饲料的一涨一跌中,我们看到了不同品种不同市场之间的竞争正呈现出分化。特别是从原料和饲料价格的波动对比,折射出这两年特种水产料市场竞争进入一种非常规竞争阶段,本质上是行业发展到某一阶段的一种整合。

按照市场规律,原料价格和饲料价格之间呈现正相关关系,即原料价格波动,饲料价格也会随之调整。然而,这几年在错综复杂的市场竞争中,水产饲料价格的变化和原料波动已经表现出弱相关的关系,甚至没有规律可言。

这也说明最近几年,水产饲料进入特殊的整合发展阶段。饲料价格不仅仅和原料价格的变化有关系,饲料价格的变化本质是一种行业发展竞争阶段动态发展的产物,饲料价格和市场竞争整合的关系、饲料价格与原料价格和市场竞争二者的关系,饲料价格和行业发展趋势的关系。

《农财宝典》记者在梳理最近几年原料价格波动和水产饲料价的变化中发现,不同品种饲料价格和原料也呈现出不同的关系,这是目前行业竞争的格局变化决定的,比如普通淡水鱼料和原料价格出现正相关,海鲈料和生鱼料与原料价格呈现负相关,虾料和原料价格呈现弱相关,甚至如今的鲈饲料也开始和饲料原料发生负相关,华南鲈饲料价格是原料暴涨背景下唯一不涨价的品种。

为什么近年有些饲料该涨价的不涨,该跌价的不跌,这也水产竞争格局决定的,不同市场进入不同的整合发展阶段。比如海鲈市场进入第三轮整合阶段,生鱼料进入第二轮整合阶段,普通淡水鱼料可能还处于第一阶段的整合过程,虾料市场其实已经经过两轮的整合,然而随之养虾成功率低迷,虾料市场还没来得及进入第三轮整合竞争,可能又回归到第一阶段重新整合,这也是目前各大饲料企业推出超过一万元一吨的高端虾料的市场发展必然结果;普通淡水鱼料也是如此,正在由颗粒料向膨化料发展阶段,而且淡水鱼料板块,养殖面积大,容量大,企业多,辨识模糊,各个企业还没研究透各个市场,表面上看以为普通淡水料市场容量大,整合力度最大;然而,事实却是普通淡水料养殖区域大,容量大,空间大,养殖模式复杂,养殖户辨识度模糊,很原始很低端的产业形态,反而是整合最慢的市场,也是企业非常难以整合的市场。

反而是市场集中度高、辨识度清晰的品种整合速度快,比如生鱼、海鲈和金鲳鱼等等,如今鲈也是向生鱼、海鲈市场发展趋势。从房地产价格变化透视当地经济发展情况,从饲料和原料价格的变化,我们可以管窥行业发展格局的变化。我们的结论是,行业迟早要进入整合,只不过看谁来整合。这两年海大出现各种不同程度的带动降价就是一种行业整合阶段过程,海大恰好出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进行强力整合,对于企业发展来说是偶然,但是对行业发展来说却是必然。

而硬币的另一面,最近饲料市场还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原料上涨时,饲料企业调整价格速度快;而原料价格下跌时,饲料企业调整价格相对以前慢了许多。这背后又反映出行业出现另一种竞争维度,一方面是之前饲料价格战烽火连天,不少市场利润下滑至冰点,市场需要恢复正常的利润轨道;另一方面是之前的饲料价格战往往是因为饲料同质化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饲料企业走差异化,也就是越来越多饲料企业逐渐摆脱饲料价格战的泥潭,大型企业进行价格战也没有办法收割中小企业市场,反而自己的利润,比如普通淡水鱼料,因此如今原料价格下降,更多企业花费更多资源去生产更好的产品,而不是之前的饲料价格一降再降, 最终迷失自己。

由此,我们也看到如今行业竞争中,越来越少人提饲料同质化的这个词了,饲料企业进入第二次调整竞争博弈的阶段,也就是出现“升维应对降维”,饲企竞争进入后同质化时代。

广东、福建、海南、福建等地涨价,普通鱼料涨价75-200元/吨,虾料涨价400-800元/吨、特种鱼料上涨600-1000元/吨、甲鱼、鳗鱼上涨,湖北、湖南、江苏虾蟹料、甲鱼料涨价,涨幅1000元/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