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美妇投宿男子趁机溜入闺房掀开被子吓得腿发软

管理员 159 2023-01-24 17:49:41

  明朝中期,在福建沿海,漳州一带有一上水村,此村落三面环水,家家户户都以打鱼为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村中有一渔民赵有德,夫妻俩只有一独子,名唤赵云生,从小跟着父亲出海捕鱼,靠着打鱼的收入,勉强维持家中的生活。

  赵有德一心向善,是个菩萨心肠,有时候去集市,看到乞讨的,或者逃难的,总是免不了把卖鱼的银子施舍给他们,所以常常是带着一篮满满的海货去集市,却是空手而归。

  一日,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赵有德早早的出海打鱼去了,云生由于身体着了些凉,就没有跟着父亲出去。

  但是云生是闲不住的主,一个人拿着网就跑到岸边,打算捕点鱼打打牙祭,可是他弄了大半天,别说是鱼了,连个小虾小蟹的影子都找不着,所以心中难免有些沮丧。

  云生轻轻的拔开草丛,他吃了一惊,原来是一只乌龟死死的咬住了一条青蛇的头,青蛇卷住了乌龟,两者正在角力,不过看起来乌龟更胜一筹,蛇的蠕动越来越小,眼看就要死了。

  云生看着青蛇奄奄一息的样子,连忙从岸边捡了一石头向着乌龟扔去,乌龟马上松口,潜入水中而去。

  光阴似箭,转眼间云生就长成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有一身结实的腱子肉,可是云生长得又矮又黑,见了姑娘说不出话来,村里的老娘们经常拿他插科打诨。

  云生家中的经济并不宽裕,加之父亲乐善好施,所以娶媳妇成为令赵家头疼的事情,哪家姑娘都要聘礼,动辄都是数两银子,云生直到二十岁还是孤身一人,父子俩为这事急的是经常彻夜不眠。

  就在他们愁眉不展之时,隔壁村中的一名寡妇马氏托媒人找上门来,声称不要聘礼,直接用八抬大轿把她抬过来即可。

  马氏年方二十,长得是貌若天仙,肤白如雪,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可是丈夫却在一次出海的时候,被海中大浪所击中,然后葬身鱼腹。

  云生只想赶紧成亲,也没有仔细去了解马氏的具体情况,匆匆忙忙雇了轿子就把马氏接了过来,张灯结彩,把家中亲朋好友都接过来热闹了一番,两父子都长舒了一口吃,以为从此不再为此事而烦恼。

  新娘当晚,马氏坐在婚房内,云生急着想入洞房,就掀开了马氏的红盖头,没想到马氏扬起手就给了云生狠狠的一巴掌,破口大骂道:“

  云生也曾听说马氏脾气不好,可是这刚开始就给他一个下马威,就是他始料未及的,但是他生性懦弱,不敢吱声,于是又打算把红盖头给马氏戴上。

  马氏脸色一转,哈哈大笑:“傻小子,岂有掀开又戴上的道理,你好好看清楚老娘这张精致的脸,从此我说往东,你就不能往西,否则你休想上老娘的床。”

  云生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只想着凑合着过这日子,哪敢回怼半句,只是唯唯诺诺,当晚勉勉强强把事办了。

  新婚不久之后,云生父母相继去世,马氏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早上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而且要求云生把早饭做好,只要少放一个蛋,都会把云生的祖宗十八代骂一遍。

  每日云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也休想有一顿热菜热饭,马氏晚上只是板着个脸,云生一进家门,就要求云生把当日去集市上卖鱼所得银两悉数交给她,而且马氏还会把云生上下搜个遍,确认没有私藏银子才会放过他。

  可是即使云生做到这个地步,马氏心底却依然是看不上云生的,心里暗暗骂他窝囊废,把云生用命换来的银子,全部买了衣裳或者胭脂粉,她自己却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每日在家门口晃荡,想着找个野男人快活一番。

  村中有一泼皮无赖胡非为,好吃懒做,贪财好色,整日游手好闲,专思偷鸡摸狗之事,每天都在村里闲荡,把上水村家家户户摸的一清二楚,欺弱怕强。

  一日,胡非为正在村中游荡,忽然经过了云生家门口,马氏正在门口的坪中悠闲的晒太阳,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她一身红色锦绣绫罗纱衣,衣领微窄,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娇颜白玉无瑕。

  胡非为一下子迷住了,他虽说总在村里晃荡,却从未见过马氏,尤其还不知道此妇人有如此容颜,当下就心中胡思乱想起来:要是能和此妇人共度春宵一晚,那就算少活几年也值得。

  他知道这房间是云生的,不由的欣喜若狂起来,云生性格懦弱,这在村中是人尽皆知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拿捏住云生。

  于是胡非为一脸坏笑的走向前,对着马氏作揖道:“小娘子,你的瓜子磕的好,太阳晒的好,真是快活似神仙。”

  马氏回过神来,盯着胡非为看了一眼,胡非为虽说人品不咋的,可是却长得人高马大,颇有男子气概,马氏的心一下子也被勾了过去。

  胡非为是偷香老手,见马氏并没有严词拒绝他,还笑着配合她,心中知晓了一二,接着又说:“你家相公可是那打鱼的云生?”

  马氏说:“我家相公是谁甚事,那死鬼,一天到晚在外面不着家,让老娘独守空房。我不晒太阳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这胡非为别的本事没有,揣摩女子心思却是有一套,他听出了话外音,于是对着门内大声喊道:“小娘子,明日你还在门外等我,我带点好东西给你。”

  胡非为没闲着,马上飞奔到集市,给马氏精挑细选了一双绣花鞋,用纸包装好,打算明日再去会会马氏,看能不能得手。

  当晚,云生打鱼回家,一身都湿透了,非常疲惫,哪知刚一进门,马氏就指着云生的鼻子骂上了:“你这窝囊废,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又是空手而归?”

  云生哆哆嗦嗦的从袖中拿出几个铜钱,递给了马氏,说:“娘子,今天运气不好,确实没什么收获。”

  马氏气的挥手给云生一巴掌,声嘶力竭的说:“窝囊废,明天晚上,没有二两银子,你不要回来。”

  云生是一句话也不敢回,只是一如既往的洗洗,然后默不作声的躺在床上,大气都不敢出。

  其实马氏心里是有小算盘的,她就是厉声呵斥,让云生明天给她腾地方,可是老实巴交的云生哪里会知道她心中的小九九?

  次日清晨,天还蒙蒙亮,云生就起床了,把早饭做好后,就带着渔具出门打渔去了。

  马氏也是早早的起床梳妆打扮,涂上胭脂粉,比往常显的更加美丽动人,坐在门口等着胡非为的到来。

  太阳慢慢的爬了出来,不一会儿,艳阳高照,马氏的心里是既期望又害怕,毕竟这偷情之事,被人发现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胡非为终于姗姗来迟,提着一双绣花鞋,远远的就朝着马氏挥手示意,走近了对马氏说:“小娘子,这一大早就出门等我了,真是我的福分。”

  胡非为又道:“娘子,你看我给你买什么来了?”他特意把绣花鞋在马氏眼睛晃荡了一下。

  胡非为把绣花鞋硬塞到马氏手中,还顺势摸了一下马氏的手,马氏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娇羞之态。

  正在他们拉拉扯扯之际,天色突然阴沉了下来,看起来似乎要下雨了,马氏拿着鞋子躲入房内,胡非为也紧跟着入内。

  马氏招呼胡非为坐下,说道:“公子,你稍坐片刻,我去给你打点酒菜,在这里喝点再走。”

  胡非为早已经按捺不住了,一把拉过马氏,打算霸王硬上弓,马氏推开他,嗔怒道:“公子何必如此猴急,我去后厨准备点酒菜,以酒助兴。”

  马氏于是起身去后厨,忙活了一会后,从里面把酒菜端上桌,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人都喝的有点头晕脑涨。

  胡非为再也控制不住了,两人是游龙戏凤,如鱼似水一般,云雨了一番。马氏大汗淋漓,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两人躺在床上,都是相见恨晚,马氏想着日后能天天和胡非为到一处,于是心生一计,说道:“公子,以后我方便的时候,都会在门口放一花盆,见到花盆后,你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进来。”

  马氏停下来,对着门外大喊:“谁呀,在外面敲门做甚,吵到老娘睡觉,可恶之极。”

  原来是云生提前回来了,说道:“娘子,我是云生,今日出门晦气,没捕到一条鱼,就早点回来了。”

  马氏见是云生,更加怒不可遏,骂道:“死鬼,没用的东西,挣不到银子就算了,还回来打扰老娘美梦,老娘正在睡美容觉,你赶紧滚出去,不到天黑不许回来。”

  胡非为此时穿衣起来,打算离开,马氏仍然抱着不放:“公子,再呆一会,陪陪我。”

  次日清晨,马氏一反常态的早起,并且给云生做了早饭,说道:“云生,你今日起来吃点早饭,争取多打点鱼回来,我好给你做身新衣裳。”

  云生被马氏打骂惯了,突然被她的温柔搞的倒是很不习惯,对于马氏做的早饭,他都不敢动筷子,提起渔具就出门了。

  这一天是太阳当空照,是一个好艳阳天,正是出海打鱼的好时节,再加上马氏早上的一番柔情细语,云生的心情也是美滋滋的,干起活来特别顺手,才一会儿,船上就已经满满当当的。

  当他的船到了汪洋大海之中,无边无际之时,船底突然漏水,顷刻间船竟然整个颠倒了过来,云生落入水中,一连呛了很多口水。

  这一天辛辛苦苦捕的鱼全部重新回归大海,云生拼命的游走,可是后面实在太累了,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云生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躺在一小岛上,岛上很多山连绵不绝。

  云生此时已经饥肠辘辘,挣扎着往前方走去,走了大约一里路,发现有一山口,就顺着路走了进去。

  原来里面是一条平坦宽阔的大道,两边也没有高山。山路上到处都是落花,一寸多厚,密密麻麻,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又软又滑,香味十分浓郁,令人神清气爽。

  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只见前方有一尼姑庵,上面写着清风庵三个大字,云生此时已经饿得肚皮贴到后背上去了,用尽力气,敲起门来。

  云生用尽力气说道:“师父,我是落水漂流至此,现在求一点饭菜,我已经快饿死了。”

  小尼推开门,引着云生进去,给他端上了一些斋饭,云生狼吞虎咽,很快就把饭菜一扫而空。

  云生醒来后发现自己赤条条的躺在红缎被子里,枕着绣花枕头,被子软乎乎,暖烘烘的,周围散发着香气,他觉得这里像是富家小姐的闺房。

  他一身软弱无力,像是被抽干了一般,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眯着眼睛想回忆点什么,可是只能想起自己来到尼姑庵这里,后面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正当他苦思冥想之际,几个尼姑猛得推门而入,老的小的,叽叽喳喳,有五到六个尼姑。

  一尼姑说:“姐妹们,这年轻人以后就是我们姐妹们的了,这岛上都多少年没有过男人了?”

  另外几个尼姑一起起哄,说起什么昨天晚上游龙戏凤之事,一个个都是大言不惭。

  云生心中暗暗叫苦,想不到自己竟然沦落成这帮尼人的玩物,但是又无可奈何,浑身软弱无办,只得任他们摆布。

  他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脑袋晕晕沉沉,浑身无力,越来越瘦,最后竟然奄奄一息,差点魂归西处,几个尼人商议着要害死他。

  一日,云生正云里雾里,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之事,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喊:“云生哥,我来救你了。”

  云生用尽力气睁眼一看,只见一青衣女子,正笑容可掬的站在他面前,小声的呼喊他的名字。

  青娘从袖中拿出一青丹,塞入云生口中,云生服下之后,一下子就生龙活虎起来。

  青娘化作一大雕,云生骑上大雕,大雕展翅高飞,带着云飞飞于天空之上,路上青娘把真相告诉了他。

  原来青娘就是云生小时候救下的青蛇,她一直惦记着他的大恩大德,见恩人沦落到这地步,自己也是心急如焚。

  尼姑庵的尼姑全是幻术而已,其实云生只是中了妖术,沉浸在春梦中,最后身体力竭而死。

  而这个妖术就是胡非为与马氏给云生施上的,马氏不是寻常女子,而是千年狐妖,会高超的媚术,前夫也是被她害死的。

  那日晚间,马氏就对云生施展了媚术,然后胡非为把云生丢到了一山洞,让他自生自灭,目前云生还是处在自己的梦中,青蛇就是来助他脱梦的。

  当晚,胡非为并没有去马氏家中,而是一人在家中喝酒,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胡非为跌跌撞撞的打开门,见一青衣女子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美若天仙,惊为天人。

  胡非为高兴坏了,想着自己近段时间总是艳遇不断,连忙请青娘入内,忙不停的给青娘献殷勤,还时不时的摸青娘一把,青娘完全不避讳,甚至还配合他。

  胡非为给青娘安排了一床铺,青娘早早的上床脱衣休息,等青娘睡着了,胡非为早就等不及了的走了进来,房间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他掀开青娘的被子,里面出现一个闪着绿光的大蛇,竖起头看着他,口吐人言:“淫汉,你勾结马氏,害死云生,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胡非为吓的魂飞魄散,腿都发抖起来,打算夺门而逃,可是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大蛇一口咬住他的脖子,瞬间毙命。

  马氏打扮的花枝招展,打开门迎接“胡非为”,只见“胡非为”马上变成一条大蛇,以闪电般的速度,死死咬住马氏的脖子,马氏鲜血直流,立刻现了原形,化成了一只白狐。

  青蛇说:“我不会让你生还,否则你还会害我的恩人。”青蛇用尽力气一咬,白狐身首两断,化成一股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办完事后,青蛇变回青娘,来到山洞中,对着云生说道:“公子,我已经为你报仇雪恨了,以后你别呆上水村,我这里有一百两黄金,你远走高飞,去福州生活。”

  云生按照青娘的嘱咐,来到了福州,购买了宅院,并且娶上了妻子,一连生了三个大胖小子,开心快乐的生活了下去。

上一篇:春节不打烊钦北这些景区有优惠
下一篇:没有多余的渔具只有不会用的钓鱼人这些工具都很有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