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村子为何成了中年男人们的“精神乐园”?

管理员 67 2022-10-08 02:24:13

  不用在外阿谀奉承,也不用管家里的零碎琐事,一个人带上一根鱼竿,拎着钓鱼工具,找个合适的钓点,一坐就可以是大半天,何其逍遥自在!

  如果说,钓鱼解决了绝大部分中国男人乏味的中年生活,那么让他们能独享这份精神愉悦的功臣,就全靠河北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了。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西乾泊村既不靠山,也不沿海,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产业资源,是河北众多村子中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四季少雨、河流干涸的普通北方农村,村里人却在干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卖鱼竿!

  从2012年起,西乾泊村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把一个靠天吃饭、跟水没半点关系的偏僻农村,发展成一天能卖掉一万根鱼竿的中国渔具之乡。

  全村耕地面积1595亩,其中果树面积1300亩,果树面积占到全村耕地面积的80%以上。

  春耕夏管、秋后卖梨,风吹日晒一整年,3亩地收入1万元,整个村子靠种梨的年收入仅四百多万元。

  1985年,高中毕业的陈磊跟村里的大多人一样,循规蹈矩地在家里种了一段时间的梨树。虽然在家务农,但他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总想找个机会做点什么。

  一次偶然间,陈雷听闻有人从山东倒卖大蒜到北京去卖,赚了不少钱,这个生意一下子触动了他。于是,在他的“撺掇”下,同村的两个村民跟他一起,带着卖梨子换来的2000多元现金,跑到山东去倒卖大蒜。

  第一次做生意,陈雷和同伴的经验明显不足,等他们把大蒜拉到北京市场上时,发现到处都是贩卖山东大蒜的人,他们晚了别人一步,最后还是亏了钱。

  这次之后,更激发了陈雷“创业”的决心,他决定留在北京继续打拼,10多年后终于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2年,他发现家里隔三岔五会收到一个快递包裹,里面是妻子网购回来的小物件。他一时觉得特别神奇:只用一台电脑就能将物品卖到全国,这也太厉害了!

  一次,陈雷的儿子陈汝佳在逛淘宝时发现,网上很多鱼竿店的发货地是西乾泊村所在的肃宁县。他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陈雷,并建议爸爸开个网店卖鱼竿试试。

  那时候,肃宁县的鱼竿渔具生产发展得火热,货源十分充足,并且鱼竿的质量还特别好。但是,当时大多数渔具厂多以线下为主,往往需要人背着样品,去到各大城市,找卖渔具的门店合作。单一的销售模式,也让许多渔具厂变得举步维艰。

  说干就干!陈雷与家人合计后,关掉了自家经营的塑料颗粒厂,开了全村第一家淘宝店。

  儿子陈汝佳边做边学,研究网店搜索关键词、美化淘宝页面,全网对比价格……就这样忙碌了一个月,淘宝店终于迎来了第一笔订单。

  慢慢地,一天卖一根,再到一天卖十几根、几十根,陈雷家的淘宝店逐渐有了起色。

  生意越来越好,全家老小齐上阵:儿子负责进货和网店的运营工作;儿媳妇当客服,手抄订单;陈雷和老婆帮忙打包、发货。

  从卖出第一根鱼竿的那天起,一个月内,陈雷家的淘宝店销售额就达到了5万元。

  生意越来越好,一年下来,陈雷的鱼竿网店销售额竟高达500万元,这让全家惊喜万分。

  如今,陈雷和儿子陈汝佳不仅注册了自己的鱼竿商标,还自建工厂、研发新品,再加上淘宝店的日常销售和直播卖货。从生产到销售,小小的鱼竿生意,让陈雷做出了一条完整的生意链。

  “一个人富不算富,村干部就得当好火车头,拉着全村人一起致富。”陈雷和儿子一合计,决定号召乡亲们也一起开网店、卖渔具。

  刚开始,乡亲们虽然蠢蠢欲动,但始终还心存疑虑,买鱼竿真的能赚钱吗?电脑、网店这些高科技玩意,是农民能玩得转的吗?

  如何注册开店、装扮店铺、上传图片、与人聊天、完成售后……陈雷和儿子知无不言。

  他还将村子里废弃的幼儿园改建成了一个固定开课的培训教室,开设了电商销售补习班,然后挨家挨户地登门游说。

  渐渐地补习班的座位开始供不应求,每天都有不少村民前来听课。仅一个月时间,就有60多户村民相继开店,在多个平台注册店铺130余家。

  原本只有初中学历的她,只能靠着在家种梨,每年收入2万元,如果外出打工,孩子就成了留守儿童。

  听说陈雷书记开了一个电商培训班,她第一个就报了名,也最先注册了自己的网店。

  从未见过鱼竿的她,对鱼竿的一无所知,在努力学习两个月以后,她从一个小白变成了“渔具达人”,也成功地卖出了自己的第一根鱼竿。

  现在,卫亚静早已不是那个整天围着灶台和梨树转的农村留守妇女,而是靠着自己的渔具店乘风破浪的姐姐。她不仅给家里买了两辆车、购置了县城的房产,还开起渔具厂,创立了自己的渔具品牌,年收入超50万元。

  因为母亲早逝,父亲生病无法干活,他一直在天津做电焊工补贴家用。钱挣得不多,还无法顾及家人。

  后来听说村支书陈雷号召大家开网店、搞电商、卖渔具,他便决定留在村里试试看。

  通过用心钻研和经营,刘冲在村里结了婚,买了车,还盖了新房,彻底稳定了下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如果当初自己没选择做淘宝,他大概率还在外打工,更别说回乡过上好日子了。”

  目前,全村228户村民,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在网上开店卖鱼竿。淘宝上的活跃店铺有60多家,有规模的电商有七八家,每家的年均销售额都在1000万元左右,最高的达2000万元。村民们的人均收入也比之前翻了一倍。

  2020年,在西乾泊村的一次电商座谈会上,村支书陈雷给大家定下了一个小目标:

  网络不行,村里就派人主动和网通公司进行协调,升级网络,解决了光纤入户的问题;

  物流跟不上,村干部就跟中通、申通等8家快递公司进行沟通,每天定时定点来村里收取货件;

  市场上产品同质化太严重,陈雷就带领着村民改进材料,在产品性能和质量上猛下功夫;

  2020年,西乾泊村投资了300万元建设的电商服务中心开始投入使用,除了能对村民进行免费的电商培训还,还为大家提供了创业平台。

  2021年,这个数据达到了1.3亿元,早已完成了陈雷书记的一个亿小目标。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村子里从事渔具等相关产业的工作,村里的大学生也越来越多,很多人一毕业就回村“继承”家业,将家里的鱼竿生意越做越大。

  电商+鱼竿,改变的不仅仅是西乾泊村的经济面貌,更改变了世代务农的村民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

  *部分图片素材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上一篇:送什么渔具给钓鱼人最合适?给你一份礼物清单照着买就行!
下一篇:珠海·2022渔具展览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